Cfoxyyy

A.K.A. Cfox的个人博客

如何理解《Pony Island》这款游戏?

数年不用知乎,在这里备份一篇虽有不足之处,却使我比较满意的早期回答。原文章发布于2019年7月13日。

这篇不足百赞的冷门回答在发布约一年后被人切碎照抄到CowLevel和微信文章中去,虽然事情已经翻篇,但当时还是比较打击动力的。然而21年有Bilibili up主授权将我的回答做成视频,是一位友善认真的人,让我渐渐拾起发布长文章的想法。在这里为他引个流吧。

一款给恶魔玩的游戏!一段超现实的赎罪之路!《小马岛》 by 一点星炎

题干

刚刚看了(up主)解说的《Pony Island》,感觉这款游戏简直细思极恐,不过并不是太明白它的主题是什么,所以求玩过的小伙伴解答一下!(包括整个游戏的流程代表了什么,为什么最后小马变成了恶魔,再比如为何要射死上帝等等)

回答


通关后结合已有的信息写了一些关于游戏设定的猜测性解读,希望能从另一种角度帮到题主。
这篇回答的切入点是题干中出现的“主题”二字,游戏流程与象征手法就不多赘述。


背景设定

在游戏的基本设定中,玩家所操控的角色是千千万万被囚禁在地狱边境中彷徨的灵魂之一。而这个无名灵魂似乎除了在近乎永恒的时光里玩着撒旦的劣质游戏来捍卫自己以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剩下了等待。

不过,游戏内的4个成就“Learn secrets of your past”早就已经提示玩家,主角生前的身份在游戏中是可寻的。

通过向恶魔巴风特(baphomet)提问所得到的答案可以得知,我们操控的主角名叫Theodore,他在1252年夏天被一个叫作Abu Al-Kindi的阿拉伯男人以保卫家园为名所杀死,葬身于与其家乡相隔万里的哭墙脚下,随后,作为一个被罚入地狱的灵魂,Theodore来到了地狱的边境并被困于此。

值得一提的是,Abu Al-Kindi 是一个常见的阿拉伯伊斯兰男性名字,例如9世纪著名伊斯兰哲学家埃布·肯迪的拉丁化名字便是Abū Yūsuf Yaʻqūb ibn Isḥāq al-Kindī;而Theodore,则是一个典型的欧洲基督教徒的男性称呼。

根据behindthename.com的信息,Theodore这个不乏宗教性的名字后被广泛用于基督教世界

上文提及的主角的葬身之处,哭墙(亦称西墙)位于宗教圣地耶路撒冷,后者在旧约中更被认为是世界之中心。而哭墙作为各大宗教朝圣的起点,无疑拥有至关重要的宗教意义。在伊斯兰教中,哭墙是穆罕默德在抵达天堂之前从麦加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缚马的地方,而这匹“马”便是仅供先知骑乘的有翼神兽布拉克,因此又被称为布拉克墙。也难怪那位Abu Al-Kindi要冒着被主角杀死的方式来保卫他的城市了。

再结合游戏中玩家向三个提问点输入正确密码“baphomet”后出现的图像推测,Theodore的身份似乎更加具体。

图源Pony Island Fandom Wiki:

这么看,与主角有联系的不仅是基督教世界,还有军队和战争。基督教信徒与穆斯林的对立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引发战争也不是出人意料之事,或许身死异乡的Theodore生前便是自欧洲向伊斯兰世界进发的远征军中的一员。

远征军一词似乎不太具体,不过读到这些的不少人脑海里估计会浮现出一个词:十字军。

基督教、耶路撒冷、阿拉伯世界、骑兵军官、公元1252年、战线冗长的战争——能将这些联系到一起的,目前广受认可的推测之一是法王路易九世发动的第七次十字军东征(1248 – 1254),正好囊括了主角死亡的1252年。在这6年时间里,疲乏的十字军最终被阿拉伯的马木留克奴隶军和阿尤布王朝击溃,顺便通过俘虏路易九世赚取了一比不小的赎金。理所当然地,哭墙所在的著名城市耶路撒冷也在阿尤布王朝的版图内。马木留克人也在战时推翻了阿尤布王朝的统治,建立了新的埃及政权,与此同时,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也来到了中东。

图源Google,没有查到出处的纪录片sad

在如此混乱的多方战争中,正如巴风特所透露的前世故事一样,主角会以远征军兵士的身份被穆斯林信徒在耶路撒冷杀死的确有很大可能。当然,我个人也有诸多比这详细的猜想,比如总部驻军在哈马的十字军部队也可能曾是主角的直属部队……很遗憾,游戏内的信息多是旁敲侧击,信息流通不足如我,确实无从知晓主角身世的更多细节。不过根据它透露出的种种碎片化讯息,还是有理由推测,玩家操控的Theodore应该是一名来自西方基督教世界的,经历了第七次十字军东征的十字军士兵

理解与分析

有了对Theodore身份和时代背景的假设,理解小马岛也就变得更容易了。

巴风特曾告诉主角和玩家,只有被放逐的灵魂才会来到地狱边境。明明是参与了“圣战”的十字军战士,Theodore还是没能前往天国,可能的原因很多,或许因为曾在战争中杀过人,或是打着信仰的名义做过违反教条的事情,又亦或是参与战争本身就是不可取的……

诚然,从历史角度看,十字军东征对文化的融合有着积极作用。但这不并意味着参与战争这个行为本身就应该被合理化。

在游戏整体基调方面分析,我感受到了对该历史事件的概括性否定态度——虔诚的圣战英雄流落到地狱,无疑就是件讽刺的事。名义上为了信仰却行使着杀人的罪恶之事,本身就是背叛信仰的行为。即便士兵本人坚信自己所行的是正义之举,也无法改变他们背离初衷的事实。如果从这个角度分析,小马岛可以说是一部反战作品

当然了,你也可以说这游戏是个创新的冒险游戏,可能在借meta的方式讽刺作弊和氪金(氪灵魂),可能在引出自我与救赎的哲学问题,或许只是单纯地想让你在与H0peles$0uL对战后反思自己”looking for an ultimate ending“的行为准则,又或许这单纯就是个不想表达任何深层东西而是只想让玩家意识到“我们和主角是两个分离的角色,是我在操控而非扮演主角”的纯元游戏(不过元游戏本身也是有在探讨“道德”“自我”“虚拟”等等相关定义的形式之一)。

AMOUNT_HOPE = 0

一个游戏有多种分析方式,基于同一种信息也能有不同的解读,以上浅见也不会是唯一的答案。

说实在的,“如何理解”真就是言之成理即可的问题,就算跟开发者想表达的东西完全相反也无妨。相信的心就是你的魔法,对这种meta游戏更是如此。

希望你也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解读方式。

角色考据

最后再补个游戏角色的考据,有兴趣可以wiki or baidu,以下跟恶魔有关的信息基于demonicpedia以及对应wiki词条的部分内容。

https://demonicpedia.com

第一核心文件守护者:Azazel(阿撒兹勒),山羊的监护者,宗教典籍中有替罪羔羊的典故,在耶路撒冷第二盛典时期被认为是带给人类禁忌知识的堕天使。

第二核心文件守护者:Beelzebub(巴力西卜),堕天使,传播瘟疫的蝇之主,在德国主教Peter Binsfeld的分类中是暴食的恶魔。

第三核心文件守护者:Asmodeus(阿斯莫德),Grimoire中提到的地狱二把手,在德国主教Peter Binsfeld的分类中是色欲的恶魔。

在Act2 reverse castle遇到的五脚恶魔:Buer(布耶尔),学识广博的恶魔,能够教授自然学与哲学,靠辐射状的五条腿翻滚着移动。

输入密码后可提问的恶魔: Baphomet(巴风特),如今名气日渐高涨的羊头恶魔,标志为倒五角星,现在已是撒旦教与神秘学的代表性标识。

Louey:似乎是由Leonard(羊头恶魔)转换而来,现实生活中Louey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名字,而在剧情里可能是恶魔Leonard为了让玩家相信小马游戏人畜无害,而特意起了这么个可爱的名字。

关于蓝色灵魂H0peles$0uL原型和考据相比起来并未看到那么多人在讨论。有人说H0peles$0uL就是Satan,但我在逛reddit的时候意外有发现不错的解读,也在这里贴一下:

https://www.reddit.com/r/ponyislandgame/comments/6uzzbc/spoilers_h0peles0ul_identity_theory/
Matthew 27

H0peles$0uL账户的密码是”2734“,而新约圣经马太福音27章第3节和第4节是直接与犹大相关的。也许这是对”玩家不会卸载游戏“这种背叛行为的隐喻,又也许H0peles$0uL就是犹大的灵魂,这样倒是可以解释为何其它灵魂能重获自由,唯独H0peles$0uL要等游戏被卸载才能解脱,大概是因为背叛并导致基督被杀死的罪行过于深重而受到的惩罚也说不定。

不过嘛,就算把小蓝人归类于开发者的恶意产物(或是为了体现meta特性而被创造出的角色)也没什么问题。Reddit的这个帖子倒可以当做一个可能的考据来源。


本回答到这里就结束了,2024年回头来看,Dan不算是我最喜欢的开发者,Pony Island也只是勉强好评的程度。这篇回答若让我现在评价,还是堆料略多了。至于元游戏体裁能发展到什么地步,还要看有没有什么“ground-breaking”的要素出现。否则按目前的进度,我对元游戏的发展路径不抱过多期望。至此,希望我的预期会出错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