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xyyy

A.K.A. Cfox的个人博客

【翻译】Comickers 01年秋号荒木飞吕彦访谈+原稿展示

来源:季刊コミッカーズ2001年秋号のインタビュー sorted by 福田TOK
Translated by Cfox

―本次的主题是「快感」。说到《JoJo的奇妙冒险》,就少不了解开谜题与击败敌人的爽快感,其中的故事和描写也都非常有趣!身为作者的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毕竟,善恶的分界很模糊吧。从某个视角看,恶人也有可能是好人。虽然青年杂志可以模棱两可,但少年杂志中善恶必须明确区分开来。例如,连环杀人犯也有他的成长经历和生活,了解得越多就越想站在他那边。读者会产生同情心,而这正是少年杂志要避免的。否则敌人就不是敌人了。我认为,正是因为有“与主角相比,此人完全是个恶人”这样一条明确的界线,才会产生快感也说不定。

―但是您也描绘了很多恶人的成长经历吧?


除访谈之外,荒木老师还分享了草图、剧情稿、设计稿、附草稿的原稿等贵重物品。

插画

在反映时代情绪的《JoJo》世界中,荒木先生会尽量避免描写当下电影、电视节目以及小说流行的东西,因为这些(某种意义上)已经过时了。“给仗助和承太郎这种角色画耳钉需要勇气。身体穿孔在那个时代并不寻常,我会想,漫画的主角这样做真的好吗?”此外,荒木先生近期对刺青、纹身、涂鸦产生了兴趣,也在看相关的写真集。“涂鸦可以称作街头技法吧,虽然尝试去画,却实在画不出来。即便让助手来画也总感觉不太对。该说是太抽象,还是那种帅气、坏坏的感觉实在出不来。也许是环境的原因也说不定。”

像荒木先生这样,经常在少年杂志中使用粉色和水色这类鲜艳色彩的行为并不多见。提及色彩运用,他称这是受到保罗·高更的影响。“高更是一个因为把海滩画成粉色,而被嘲笑过的画家。我却觉得这一点正好。水色和粉色产生对比,我相信这种颜色的组合具有力量。比如某个颜色旁边是另一个颜色,会产生很有力的组合。(比起鲜艳)我其实也喜欢不太起眼的东西。色彩可以从古典作品中学习。”顺带还有关于角色造型的逸事。“决定生日、血型、喜欢的电影是设计角色形象的基础,我会觉得不做不行。再就是,我以前研究过相性占卜,但觉得不准就就没有再搞了(笑)。动物占卜如果流行起来的话,也会考虑试试那个(笑)。”

上图是角色原稿用的草图。左二是扉页草案,左三则是插画的草图。绘图时,荒木先生会翻阅放在办公桌旁的意大利版《VOGUE》等海外时尚杂志,用流畅的线条来构图。画男性时居然也会参考女性时尚的照片。“男性照片多是普通的站姿,并不有趣。但史蒂文·梅塞的照片就让人搞不清某处是身体的哪个部位,非常有意思呢。这才是留下印象的部分。”然而,要应用到扉页草图就不能保持同样的姿势,否则臀部会放不进去,肩和脖子的角度也要调整。另外,荒木先生还“喜欢肩膀的体积大、腰线和膝盖长的人。膝盖长看起来会更酷,所以我很理解人们穿厚底凉鞋的心情(笑)。”

剧情稿

这里展示的是“Act 85 思い出”的剧情(译注:卷十标题为“AWAKEN-目覚め その①”),左侧是角色名,右侧是状况的说明与台词。值得注意的是,荒木先生独特的拟声词以大字体展示了出来。蓝线则代表一页的分割。“一话有19页,四页半开始就感觉塞太多东西进去了,导致后面这周有点难办(笑)。虽然烦恼要不要放到下周,但如果不画这么多,读者就看不懂了”像这样调整了设计图包含的情节。“虽然我是一边思考节奏和构图一边推进的,但要落实到漫画的设计图,还是会耗费很多精力。要去想能不能放到页面中,能否做出有迫力的演出。情节可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但每页的设计图是漫画的基本,所以果然(会更难处理)。”

设计图

下图是根据情节做出的设计图原稿。“实际画的时候觉得不够有张力,就做了移动。下图(译注:p3)是一个展开图,只有三格。这个箭头是(F·F)对敌人进行攻击的意思。真的是当作符号来用了。”此外,荒木先生在根据剧情绘制设计图时,脑海里已经想好画面的布局。关于分割画面时的运镜,他解释道:“我不会让镜头从上下左右各处进行拍摄,而多是保持同样角度的构图。不同作者有不同的运镜,我的话,如果没有一些特殊动作出现,就不会移动镜头位置。所以不会有环绕的视角。我故事中的镜头,往往不是主角就是敌人的视角。”

特写

接下来展示的是“Act 85 思い出”的原稿。荒木先生使用的原创原稿用纸是由画纸钉在一起裁剪而成的。人物附近,也有和草图一样的蓝色画线。此外,画框外的网贴编号和效果线的指定信息,也是印刷中不会出现的蓝线。

被问及肉体派角色的灵感来源时,荒木先生称这与希腊等西方古典绘画的传统有关。前我觉得肉体美意味着生命力。因为当时是施瓦辛格的全盛期,诞生了众多有趣的作品。但现在我也觉得女性更有活力,比起男性似乎更向这个方向转变了。”荒木先生还提出了关于绘制角色的建议:“我不看重女性和男性的区分,而是同样当成人类来捕捉动态。这之后的漫画不必特意区分这些说不定也会不错。”

《JoJo》中的角色无论男女都出了名的性感,而这个镜头解释了其中的秘密。注意F·F的眉眼,眼睛边缘是使用钢笔绘制的,但眼睛外侧却是黑色马克笔的粗线条。这种结构就是化妆中所谓的眼线。并且关于男性角色的眉毛也有一段轶事。“少年漫画中有一点就是眉毛必须要粗,我也是画了多年才克服它(笑)。这是川崎伸《巨人之星》的诅咒,解除这诅咒还是当年画仗助的时候。”

试图射杀D&G,却反被白蛇的手刀击中的F·F,以上是剧情稿p1第五段到p2第二段的场景。p1第四段的内容分成了前文展示的三页原稿。这里的动作戏很丰富。上图是子弹猛烈飞速地射入白蛇手掌的特写。值得注意的是飞溅的血、从钢笔勾线上方进来的白线以及体现快速移动的斜线(白蛇处的ア字仅在右侧呈斜线)。

右图是友友马蒸发的场景。烟雾升起般融进来的白色,以及叠加在网贴上的转印网点纸(译注:イラストテックス,应是指类似烟雾的黑点部分)很好地表现了烟雾消失的场景。 左图(译注:第二行中间)是本话的最后一页。在前文的设计图中,最后一格本应是安娜苏震惊的脸部特写。然而终稿最后的手印就像烧焦的烙铁一样凸显出来,使这个特写更加阴森恐怖了。

被子弹自下向上击中之后头飞出去的,荒木式的华丽(ケレン味)场景。为了(使拟声词)看起来更像血,只有“ドボ―――”的“ド”留白,同时“ゴァパァァアン”渐渐离远又逐渐变大,让人联想到飞溅的血迹。另外有趣的是,从躯干流出的血是纯色,而墙上的血则是集中的线条。像这样的动作场面很难决定绘画顺序,但对荒木先生会先给角色勾线,然后画血液飞溅的细节,接着是集中线,贴网点,然后在写文字之前为字周围留白。

替身草图

上图是为画集绘制的替身合照。 左侧则是替身的草图。替身造型方面,荒木先生的设计很重视奇特与难忘性。“(替身设计)是有主题的。比如战斗的方式,想设计一个肉体派替身让它出拳攻击,我就会以此创作。 比如‘The Grateful Dead’(彩图右侧绿色替身)因为不需要出拳,我就把他的手都变成了腿。总之要让替身100%活用它的能力,就要基于替身的机能来创造外观。”顺便一提,他还笑着告诉我们,Part 3 的“魔术师之红”外观取自恩基·比拉的漫画《尼可波勒三部曲》中的荷鲁斯。

左图是艾尔梅斯的替身“Kiss”的草图,右图是约翰葛利·A的替身“曼哈顿运转站”的草图。《JoJo》的替身名通常来自西方艺术家的名字或专辑,让粉丝们感到非常有趣。铅笔画版的“Kiss”有不同的颈部和胸部装扮。替身会随着使用者的成长而进化,那么,当前的替身又是否会在未来孕育出全新的力量呢?